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學 > 現情 > 薄情厚愛,許少的心尖罪妻

更新時間:2022-04-28 16:43:20

薄情厚愛,許少的心尖罪妻

薄情厚愛,許少的心尖罪妻 花無戒 著

連載中 許斯安向晚 女主爽文小說 神醫小說 多肉小說 特工小說

主角是許斯安向晚的名稱為《薄情厚愛,許少的心尖罪妻》,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花無戒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六年前,許斯安親手將向晚扔進監獄?!皻⒘巳?,那你就在里面慢慢懺悔吧!”六年后,出獄,他將人鎖在身邊?!跋蛲?,你這輩子都只能在我身邊慢慢贖罪!”很多年以后……許斯安把人圈在懷里抵著墻,猩紅著眼哽咽道:“向晚,我什么都可以給你,你對我服個軟,好不好?”

精彩章節試讀:

——A市第一監獄。

冰冷的鐵門在向晚的身后緩緩關閉,她告別了那住了六年的地方

緩慢張開雙臂,貪婪地呼吸著陽光的味道,原來,外面連風都是自由的。

她終于等到了這一天。

六年,她在里面待了六年。

吃力的舉起手擋在眼前,擋住那耀眼的溫度,唇角才要勾起,目光卻突然落到不遠處那個目光陰沉的人身上。。

向晚干瘦的身子一抖,許斯安?

下一瞬,整個人被籠入陰影,熟悉的木質味道縈繞鼻尖。窒息感,恐懼感瞬間涌入腦中。

“阿晚,歡迎回到地獄?!?/p>

向晚頓時一陣惡寒,忍不住的發抖。

許斯安逆著光,目光如釘子般扎在向晚的身上,恨意明顯。

看著那消瘦的身板,他目光一凝,瞳孔覆上一層陰霾。

“看來里面的伙食還不錯?”

向晚受不了許斯安的冷嘲熱諷,厲聲說道:

“許斯安,我已經坐了六年牢,夠了吧!”

“夠了?才六年就想抵小月的一條命?你害死小月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今天?”

許斯安嗤笑著,語氣輕蔑又瘋狂。

“向晚,我要你這一輩子都給小月贖罪!”

就是這個人面蛇心的女人,害死了他的親妹妹!

許斯安用力鉗住她的手腕,強迫她靠近自己。透過衣服能清晰地感受到布料下那一道道凸起的疤痕。

下一秒袖口被掀開。

枯瘦的手腕上遍布著無數的疤痕,新舊交加,奇丑無比。

“看來里面的人有好好關照過你?!?/p>

冰冷的聲音從牙縫中鉆出,還帶著一絲愉悅的味道。

向晚奮力抽回手,慌忙拉下衣袖遮掩,然后冷漠地抬眼。

“果然是你?!?/p>

沙啞難聽的聲音從喉嚨中傳出,猶如砂紙在地上摩擦,喉嚨間的刺痛一陣一陣。

“嗓子也廢了?不錯,看來我得多給他們點錢?!?/p>

許斯安愉悅的笑著,眼神卻冰冷的欣賞著向晚的狼狽不堪。

一聲聲嘲笑刺痛著她,這就是她的丈夫?那個曾經自己滿心滿眼都是他的男人。

她覺得渾身疲憊,無力再做糾纏。拖著腳朝一旁走去,佝僂著背,身影宛如老嫗。

肩膀被身后的人扣住,她有點不耐,有氣無力的說著:

“許斯安,你讓我坐牢我也坐了?,F在法律上我已經無罪,我不欠你們許家的?!?/p>

“從此以后,我們橋歸橋,路歸路?!?/p>

沙啞的聲音摩擦著許斯安的大腦神經,理智缺半。

用力扳著那薄如紙片地身板,迫使向晚看向自己。

“法律?如果真按法律來,你就應該直接去死!”

“到現在你還不知悔改!那你就用你的余生來好好懺悔?!?/p>

許斯安發狠地說著,瞳孔中的癡狂一覽無余。

暴戾之感席卷全身,他拽著向晚那洗的發白的寬大衛衣,往路邊走去,那動作像是拖著一袋垃圾。

“放開我!許斯安,我跟你已經沒有關系了!”

回應她的只有收得更緊地領口,布料深深地勒進皮膚,死白的皮膚瞬間染上一層紅色。

疼痛使她清醒。

高燒不治聲帶受損,重病不醫腿腳患疾。

至于手上的疤痕,呵,在里面誰還沒個想死的念頭?

想起這些,向晚就覺得心臟抽搐地疼著。她愛了他那么久,還給她的不過是一道又一道的傷痕,道道見血,深入血肉!

她都已經落到這種地步了,許斯安卻還是不肯放過她!

自己的癡情對上他的無情狠辣,還有什么好留戀?

許斯安粗暴的拖著向晚干瘦的身體,眼底猩紅加深,向晚憑什么覺得已經夠了?

向晚還好好的活著,憑什么他的妹妹就要慘死!

車門打開,向晚被粗魯地丟進車后座,后背重重地摔在皮質的座椅上。

熟悉的木質香水味,在關門的一瞬間彌漫著整個車里。

“去陵園?!?/p>

語畢,便將隔音板放下,狹小的空間能聽見兩人的呼吸聲。

陵園?

原來,今天是小月的忌日。

她被許斯安拽到懷里,兩人之間的距離僅在方寸間。

“我們什么時候離婚?”

向晚對上那雙可怖的眼睛,淡定的問著。這態度直接刺激到了許斯安的最后一點理智。

“離婚?你覺得我會讓你就這么輕輕松松地走了?”

“別忘了,當初你是怎么進許家的!利用小月給我下藥,爬上我的床,你還記得你那晚的樣子嗎?”

“哈哈……”

向晚疲倦地閉上眼睛,那一次不過是小月好心辦了壞事,可誰會信呢?現在小月死了,就更是死無對證了。

見向晚閉眼,無名火燒得更旺,他伸手鉗住那消瘦的下巴,仿佛能輕易捏碎。

“把眼睛睜開!”

“看著我!”

他低吼著,用力地搖晃著她的腦袋。向晚只覺得愈發的疲倦,耷拉著眼皮。

“進監獄的人是我,怎么瘋的是你?”

許斯安狠厲地俯身,兩人鼻尖相抵。

“哈哈,我就是瘋了,所以才沒有直接讓你去死!”

手搭在向晚的脖間,不由自主地用勁。他真想把她給掐死,但就這么弄死,也太便宜她了。

身體本就虛弱,她連呼救力氣都沒有,只能條件反射地大口吸氣。

她不懂,許斯安到底是想她死,還是活?

就在她覺得自己快去見閻王爺的時候,車外響起一道女聲。

“斯安,你來了嗎?”

嬌滴滴的聲音傳進車內,許斯安泄力,松開了手。她只覺脖子火辣辣地疼,猛烈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冷冽的氣息環繞在耳邊。

“在你贖清罪之前,哪也別想去?!?/p>

“斯安?”

車外的聲音越來越近,許斯安立起身整理了下衣袖,無視身下之人的狼狽,徑直打開車門。

“滾下來!”

修長的腿邁出車門,外面的宋語盈忙溫婉地笑著,忙上前挽著他的手。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女主爽文小說
  2. 神醫小說
  3. 多肉小說
  4. 特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