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學 > 玄幻 >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更新時間:2022-04-21 09:36:19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羅晝 著

連載中 鄭邪黎白 神怪小說 搞笑小說 百合小說 鴻蒙小說

人氣小說《玄幻:我!天命大反派》是來自羅晝最新創作的玄幻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鄭邪黎白,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天地何為正氣?天地何為魔意?若不能隨心所欲,我修這無上大道又有何用?不論天崩地裂,不論生死輪回,從今往后,唯有我鄭邪......永在!

精彩章節試讀:

“他就是黎墨宗黃字一脈的特殊弟子?”

“沒錯,說起來他的人生可謂是慘淡,家鄉被以前修煉邪術的周幽長老毀滅不說,自己還被當成邪童祭煉了好多年......”

“???邪童?那他的身上豈不是還有邪氣?宗門怎么會允許一個有邪氣的人進宗???”

“你懂個屁,此事本就是我們宗門的長老之過,若是讓此人自生自滅,其它勢力肯定會笑話我們,更況且,他的邪氣已經被宗主封印,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午時,陽光普照,白云悠悠。

一個身穿青衣的男子,與一群年紀不大的黎墨宗弟子,正在一處不高不低的山峰平臺上,一邊交談,一邊望著前方一位背著大石塊,正在一條小路之上,向著山上頂峰之位,努力攀爬的少年。

少年約十六歲左右,身穿普通的青色長衫,雖皮膚黝黑,五官略俗,但卻散發著一股朝氣蓬勃的氣息,唯獨眉心的那個如菱形的黑點,有些奇異之感。

他叫鄭邪,正是剛剛那幾個黎墨宗弟子所談論之人,但原本他的名字也不叫鄭邪,而是叫鄭大錢,鄭邪是他的師尊陸離給他起得名字。

根據他師尊的說法,取新名字的意義絕對不是嫌棄他名字難聽,也不是陸離性格古怪,喜歡給人取名字,僅是因為陸離希望他能夠走出過去的陰影,從而重獲新生,畢竟“邪”這個字,比較有代表性。

“哦,原來如此,那后來呢?”那位新生弟子明悟后,略有興趣的再問道。

“后來?后來就沒有什么好講的了,那周幽長老在一次任務中失蹤,至今下落不明,而陸離長老便是接替了黃字一脈,所以也就發現了他的存在,周幽長老修煉邪術的事情,自然就在宗門內傳開了......”

“許是因為陸離長老可憐他,便將他招入了黎墨宗的黃字一脈,只是此人天資平平,兩年時間都只修煉到了原初境初期,看來這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但我認真跟你們說,你們最好不要招惹他,陸離長老可是很護短的,到時候出了什么事情,不要怪師兄沒有提醒你們這些新人,知道了嗎?”那位路人師兄嚴肅的說道。

“知道了?!北娙宋⒄?,集體回道。

“好,現在黎墨宗的天地玄黃四脈所在的四大主峰,我都帶你們走完了,那么之后的路,就看你們自己了,畢竟你們想要選誰,我也不知道......”

然而就在那位路人師兄將話說完的那一刻,一個刺耳的聲音突然就從他們的身后,傳到了他們的耳中,也傳到了前方的鄭邪耳中。

“你們也不用多想了,如今在天地玄黃四脈之中,我天字一脈乃是最好,地字一脈和玄字一脈略次,唯獨這黃字一脈最差,據說到現在連同他們師尊都只有五個人,所以你們要選就選我們天字一脈,其余兩脈也還可以,只有這個黃字一派,需要慎重一二?!?/p>

此刻,隨著這個聲音,一名身穿華衣錦服,長相俊朗臨風,頭頂還有一件黃色桂冠的青年男子,慢慢的走到了眾人的面前,唯有其語氣,讓人聽起來有些不舒服,但同樣由于他的話,也讓搬著石頭的鄭邪,漸漸的停下了腳步。

那路人師兄見到此人來臨,心神一動,眸子輕縮,連忙抱拳恭敬道:“黎白師兄好!”

“嗯?!崩璋卓炊紱]有看路人師兄一眼,只是將目光轉向了鄭邪,然后嘴角露出一絲微微的諷意,繼續說道:“看看這個人就是最好的例子,雖說資質不好,但也不至于兩年都是原初鏡初期吧?而且他到現在都只知道搬石頭,可見黃字一脈的教導,有著極大的問題?!?/p>

默然中,聽著他之語的一眾弟子們,皆是皺起了眉頭,似乎在思考黎白所說之話。

當然,身為黃字一脈小師弟的鄭邪,也許不會在意那路人師兄和一眾新手的談話,但他絕對不會不在意這個黎白所說的誹謗之語。

因此這一刻,他緩緩的將背上的大石塊,放在了光滑的地面上,然后輕輕的轉身,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冷冷的望著黎白,出乎意料之外,但又在常理之中的問道:“你是狗嗎?”

此言一出,黎白和眾人幾乎都愣住了,尤其是黎白,生生過了三息時間,才反應過來,只見其低沉著臉,略有憤意的嗆道:“你說什么?!”

“說什么?你耳背?”鄭邪毫不客氣的反問道。

“有種你再說一遍?!”黎白憤意驟增,寒道。

可鄭邪卻是挺直腰桿,似有些嘲笑的再道:“傻帽,居然還要我再說一遍,你就那么想承認自己是狗嗎?”

而此時,那路人師兄已然知曉,甚至是那些新人也知曉,這鄭邪是攤上事了。

“你!”黎白語塞,怒意越發的濃厚。

“你什么你?!難道我說錯了嗎?誰不知道你師尊和我師尊有過節,誰不知道天字一脈和黃字一脈不交好,平常時期也就算了,今天居然還跑到我黃字一脈的主峰來亂叫,你若不是狗,那是什么?”鄭邪依然面無表情的說道。

聽之,除了那位路人師兄之外,其余幾位新人皆是下意識的噗呲笑了一聲,但很快,就被那路人師兄阻止了,新人不懂事,他可清楚黎白可不是那種寬宏大量之人。

這時,黎白冷哼一聲,盯了盯那些新人,又盯了盯這個讓他丟面子的黃字一脈弟子,然后怒極反笑,道:“哼哼,不過是會耍嘴皮子,有本事手底下見真章?你敢不敢?”

黎白此語,自然是激將法,他可想好了,若是這鄭邪中計,雖說依照門規不能殺掉鄭邪,但至少要將其打成重傷,方能泄去自己的心頭只恨。

但再次讓人訝異的是,鄭邪竟是說道:“當然不敢!”

“???!”眾人再愣,一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油然而生。

“你耍我?!”黎白仿若意識到了什么,陡然冷言。

“耍你個毛,你可是天字一脈的大師兄,我只不過是黃字一脈的小師弟,你竟然還想跟我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還要臉不?難道說,你們天字一脈就只知道以大欺小不成?”鄭邪十分諷意的反駁道。

可這句話,卻是讓在場的眾人都有了一種莫名之感。

“這家伙是怎么回事?有點奇怪的說?”

“難道不是因為他的話太過刺激,所以黎白想要揍他一頓嗎?難道是我聽錯了?”

“這種厚顏無恥的話都說得出來,我心里都忍不住要稱贊他了,真是六六六??!”此時,看戲的那幾個新人,以及那位路人師兄都眼眸露出些許精光的想道。

一時間,聽到鄭邪之語的黎白,儼然有了些不知所措,但他可不是那種吃了癟還無動于衷之人,相反的是,鄭邪的冷言冷語,反而讓他的憤意幾乎達到了頂峰,似乎還有點控制不住情緒的樣子。

“小兔崽子,今天就由我這個師兄來教你什么叫做禮貌!”語畢,黎白懶得再聽鄭邪廢話,其身影一動,便是來到了鄭邪的面前,然后只見他左手一伸,便是要對著鄭邪的胸口,一掌擊去!

鄭邪可不是笨蛋,他當然知道自己的話會刺激這個黎白,只不過他心里非常的清楚,只要自己還在這黃字一脈的主峰,那么像黎白這種弟子輩之人,就不可能傷害到自己。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因為就在黎白的左手快要接近到鄭邪之時,一道凌厲的白色劍氣,儼然帶著一絲絲毀滅之意,十分突兀的就從鄭邪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了黎白!

黎白大驚,神色也是微變,再隨之,他毫不猶豫的迅速收掌,身體向后一移,險而又險的躲過了劍氣攻擊!

而劍氣劃過,將幾顆周圍樹林里的幾顆樹木擊毀之后,也是慢慢消散在四方。

“是誰?”重新站穩身形的黎白,眸子一動,驀然喝道。

“黃字一脈二師兄,劍三式!”說著,一位身穿灰色粗衣,手中拿著一把古樸鐵劍的青年,一步一步的從那樹林深處,走到了眾人的面前。

..................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搞笑小說
  3. 百合小說
  4. 鴻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