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學 > 靈異 > 鬼夫大人真絕色

更新時間:2022-04-04 12:34:05

鬼夫大人真絕色

鬼夫大人真絕色 見字如面 著

連載中 沈思音蕭隱云 冶艷小說 鬼怪小說 王妃小說 囚禁小說

獨家新書《鬼夫大人真絕色》是來自作者見字如面最新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沈思音蕭隱云,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蕭隱云不僅僅霸道的闖入到了她的生活中,還逼著她締結了陰婚契約,雖然這個人總是說他們的姻緣早已注定,但是沈思音總覺得這個人身上藏了很多秘密!……

精彩章節試讀:

天上一輪巨大的白色月亮,圣潔而寂寥。

月下影影綽綽搖曳著血色的花,蔓延到巍峨的黑色城池之下。

厚重的城門,沉默的塔樓。

我看見一個背影。

玄衣如墨,廣袖流仙。

……是誰?

我想追上去看清楚,一個清冷又絕決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沈思音……思音……”

我堪堪頓住腳步,這聲音,是他。

蕭隱云。

可四周什么都沒有,只有那些沉默搖曳的花,空曠寂寥。

我孑然一身站在花叢中,茫然四顧,他不在。

遠處那虛幻的背影就要消失,我忍不住快追了兩步。

那清冷的聲音低低喟嘆:“神魔一線……你終究,前功盡棄……”

哈?我怎么了?

“思音,你為何如此愚蠢,居然隨他而去……九重天華、十方世界,怎會容忍如此肆意妄為的小娘娘……”

這話語中難掩悲憤,不管他說得再怎么輕描淡寫,我都能感受到一絲澀痛。

可我……到底做了什么?

“隱云……隱云你在哪兒?”

咣……

城門關閉,那個虛幻的背影消失了,蕭隱云的聲音我也聽不見了,只留下我站在一片血紅色花海中,茫然無措。

這到底怎么回事?

我揉著額角,努力回想。

“沈……思音……沈思音……”

誰在叫我?

“……思音!回魂啦!”

我哥拍了我一把,我猛然驚醒。

“你怎么說著話突然就睡了?這些天太勞心費力了是么?”我哥車子停在路邊,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我睡了多久?”我問道。

“幾分鐘吧,本來我不想叫你,可我們到目的地了啊?!蔽腋鐝暮笞嗥鸢?,整理里面的違禁物品。

“……就睡著了幾分鐘?”

“怎么?嫌不夠啊,咱們先去辦正事,弄完之后你再睡吧?!蔽腋缗牧伺奈业募绨?,示意我清醒些。

我揉了揉臉,對著小鏡子整理妝容,一邊跟我哥說道:“就這幾分鐘我還做噩夢呢?!?/p>

“得了吧,你所謂的噩夢,大概就是跟你老公慪慪氣什么的,你要有本事跟他吵一架,我都佩服你?!?/p>

……你要不要說得這么貼近生活。

“我真的跟他吵架了?!蔽椅嬷樣行┌脨?,跟蕭隱云吵架還是破天荒頭一遭。

我哥整理背包的手頓住了,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真吵架?為了什么事???”

“我……我教于歸和幽南說爸爸媽媽的工作,他聽到生氣了?!?/p>

“……你教什么了?”

我無語的嘆口氣:“我說,如果幼兒園老師問起爸爸媽媽,就說媽媽家里做生意的,爸爸去非洲援建了,很少回來?!?/p>

我哥的嘴角抽了抽,憋著笑說道:“非洲援建?你怎么想出來的!人家是高冷的冥府尊神,被你說得那么接地氣……”

“我怕幼兒園活動要請家長嘛!”

“行了行了,你們兩口子拌嘴也好、噩夢也好,都先放一邊,咱們先得把眼前這件事處理好?!蔽腋鐝谋嘲锾统鲆粋€本子在我眼前晃了晃。

那是一個活頁夾,里面夾著一沓老式的信箋。

里面的字都是豎著寫的,前半部分是姨公的日記,最后一頁是他臨終前的囑托。

那一頁上就四個字——

送我入山。

》》》

陰陽圈子里就沒有“太平”一說。

因緣業障、是非因果,總是紛紛擾擾。

現在慕家沈家都是多事之秋,我和我哥不會輕易接受委托。

可姨公的事情,算是我們的家事,不得不親自來一趟。

我們父親的家族是陰商,主要是處理一些上了年歲、沾染陰晦血戾的東西,現在我哥繼承了家業,努力將家底洗白,往文化商人發展。

而我母親則來自于陰陽圈內以坤道聞名的沈家。

沈家大多是女子當家,婚姻也需要男方入贅,而我老爸是慕家的長孫,不能入贅,我母親就拋下繼承人的位置與他私奔了。

那之后,沈家一直是我姨婆沈老太太當家,這一兩年,慕家沈家的恩怨消彌,但姨婆身體越來越差,于是將我推上了沈家“代理家主”的位置。

我們的姨公周老先生,據說是在饑荒那幾年,隨著村里跑江湖賣藝的人出去討飯吃,機緣巧合之下救過姨婆。

姨婆見他可憐,就帶入了沈家,拜在沈家先輩的門下修行。

那些年月都是苦日子,兩人也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后來長大了,姨公也沒什么家族壓力,就入贅了沈家。

他們倆沒孩子,互相扶持了幾十年。

年逾古稀的姨公一個月前突然去世了,收到他貼身弟子送來的日記時,我還愣了半晌。

我哥也不敢相信,那個看起來頗有威嚴、對姨婆十分護短的周老先生,怎么就去世了?

而他的遺愿寫得很清楚:幼年離家六十載,愿靈樞歸鄉,落葉歸根。

于是,我們沈家按照他的遺愿,扶靈樞來到這片陌生的村落。

出發之前我去看過姨婆,姨婆時日無多、時而清醒時而昏睡,仿佛隨時都會仙去。

修行之人,早已看淡生死。

聽我說完事情,姨婆只是喃喃的念叨道:“小心、小心……小心后……”

后什么?我聽不清她的話語。

我哥翻閱了姨公留下的日記,提醒我道:“姨婆說的應該是:小心后山?!?/p>

他指了幾處道:“你看,這日記里也提到,小時候就聽說后山不許進去,他離家之后幾十年沒回來,有時收到家里來信,還說有不聽話的族親小孩去后山玩耍,結果找不到了?!?/p>

“……稍后看看情況再說,姨公讓我們‘送他入山’,或許只是說下葬的意思,你看,周家的人和村干部來了?!蔽抑噶酥杠囎忧胺?。

一隊披麻戴孝的族親,簇擁著一位面容怪異的男子,正等在村口。

那男子轉向我們,目光有些兇狠。

他……只有半張臉?

猜你喜歡

  1. 冶艷小說
  2. 鬼怪小說
  3. 王妃小說
  4. 囚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