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學 > 官場 > 官路十八彎3

更新時間:2021-11-26 13:26:41

官路十八彎3

官路十八彎3 胡北 著

連載中 田曉堂唐生虎 虐戀情深小說 洪荒小說 推理小說 吸血鬼小說

主角是田曉堂唐生虎的名稱為《官路十八彎3》,這本書是作者胡北所編寫的官場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田曉堂毅然謝絕了市委書記唐生虎提拔他做市委副秘書長的美意,和這位云赭最高領導的關系從此變得尷尬起來。為了掩蓋李東達招引誠飛化工項目的真相,如實完成招商任務,田曉堂歷經千辛萬苦,在一次次深陷絕望時又力挽狂瀾,絕處逢生,最終促成投資13億元的娜美寧化工項目落戶戊兆。不想該項目試產不久,就出現了環境污染問題。唐生虎為了政績,不同意停產,田曉堂、華世達則想方設法促成停產整頓。鐘林突然因娜美寧而跳樓***,形勢驟然空前緊張……《官路十八彎3》,真實展現當下官場生態和宦海沉浮,寫盡機關里的潛規則和生

精彩章節試讀:

   1、華局長出了大事

  田曉堂從家里匆匆趕往市委,去見市委書記唐生虎。一路上,他一邊開車一邊琢磨著,越想越覺得唐生虎這次召見非同尋常。

   幾分鐘前,田曉堂接到唐生虎秘書小張打來的電話,說唐生虎有事找他。他有些納悶,今天是星期六,如果沒有要緊事,唐生虎不會這么急著讓他過去。唐生虎找他會有什么大事呢?他猜測,要么是誠飛化工項目被唐生虎看出了什么,想找他詢問一下,要么是他提任市委副秘書長近期將塵埃落定,唐生虎想跟他作一次任前談話??蛇@兩件事,都讓他一想就頭疼。

   田曉堂開著車,腦子里在飛速運轉。誠飛化工項目是常務副局長李東達遠赴浙江招商的成果,據說投資可達15—20億元,唐生虎對這個前所未有的招商大項目非??粗?,也把李東達視為一大功臣。不想隨后李東達出了車禍,田曉堂臨危受命,接手去浙江跟蹤此項目,才發現李東達與誠飛化工老板根本就沒有談攏。田曉堂當時真是左右為難。如果對市領導報告了真相,不僅好大喜功的李東達會徹底完蛋,而且局長華世達等人也會受到牽連,他實在于心不忍??呻[瞞實情,招商不力的罪責就會落到他頭上。兩難之際,田曉堂想出了一個移花接木的下下策:瞞著唐生虎等市領導,抓緊引進一個同類項目替代誠飛化工。華世達萬般無奈之下,只得同意了這個建議??梢诙唐趦日械竭@種特大項目絕非易事,田曉堂為此心焦火燎。眼下新項目八字還沒有一撇,唐生虎就發現誠飛化工不對勁,那麻煩可就大了。

   而作任前談話,也很有可能是唐生虎這次找他的目的。唐生虎想讓他做服務自己的市委副秘書長,很早就動了這個念頭。為了全面考察田曉堂的素質和能力,唐生虎破格讓他擔任市創衛迎檢外宣組的牽頭人。田曉堂不負厚望,將毫不起眼的外宣工作抓得有聲有色,成效斐然,為云赭市奪取省級衛生城市檢查驗收總分第一立下了汗馬功勞。唐生虎對他便越發欣賞,很快就安排市委組織部長甘泉水找他談話,透露了想提拔他做市委副秘書長的想法。對唐生虎的青睞和器重,田曉堂剛開始不免喜不自勝,后來卻又意識到,做這個“近臣”不一定就是什么好事。這是因為,一方面唐生虎這人頗受爭議,說不定哪天就會出婁子;另一方面,唐生虎在云赭干的時間也不短了,說不定哪天接到一紙調令,拔腿就走了。放眼長遠,權衡利弊,他覺得還是拒絕唐生虎的好意更為穩妥可靠??稍趺赐窬懿挪恢劣谧屘粕⑸鷼饽??田曉堂琢磨了很久,也沒有琢磨出來,這事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市委很快就到了,田曉堂進了院子,泊好車,熄了火,卻沒有急于開門下車。想到馬上就會見到唐生虎,他竟然有點發慌,便決定在車上稍坐片刻,讓自己慢慢蓄足底氣。再說,事情還沒有想透,他不能就這么稀里糊涂地跑上去。

   他想,等會兒如果唐生虎對誠飛化工項目提出質疑,他該怎么應對呢?繼續撒謊,用謊言去掩蓋謊言嗎?他一時也沒法想得太清楚,倉促間只得決定到時隨機應變。

   關于提任市委副秘書長一事,不管唐生虎今天是否主動提及,他都要毫不含糊地亮出自己的態度。再不開口,可能就沒有機會了。他相信,他的選擇雖然看起來有違常理,卻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預見性。他也許會為此付出代價,但從長遠看,付出這點代價還是值得的。

   田曉堂在車上磨蹭了好幾分鐘,才走下車,踏進市委辦公樓。在一樓大廳等電梯時,他不經意地朝左側瞟了一眼,看見那兒立著一塊公告牌,上面寫著“任前公示”四個大字。移步過去,瞧了瞧公示內容,看到第一個名字是張子亮,擬提拔為副縣級調研員。田曉堂覺得張子亮這三個字有點眼熟,一時卻想不起來。不過很快他就醒悟過來,張子亮不就是唐生虎身邊的那個張秘書么?田曉堂曾打聽過張秘書的大名,只因打交道不多,就記得不牢??吹讲粷M30歲的張子亮即將落實副縣級待遇,田曉堂心里不禁一動,暗想唐生虎還真是關心身邊的人。他莫名地感覺有點醋意,不免對自己的選擇又懷疑起來。如果唐生虎沒有出事之虞,一時又不會調離,跟著唐生虎,倒真是一條終南捷徑啊??墒?,世事難料,萬一唐生虎有個什么風吹草動,跟著就會走麥城。他哪敢冒這個險?

   正尋思著,只聽見叮咚一聲,電梯門徐徐打開了,田曉堂忙疾步往電梯口走。就在這時,他衣兜里的手機突然尖聲叫了起來。

   來電話的是局辦主任王賢榮,一開口就嚷道:“田局長,不好了,華局長出事了!”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驚慌。

   田曉堂不解地問:“華局長出事?出了什么事?”

   王賢榮說:“出大事了。昨天,他去戊兆弟弟家看望母親,晚上就睡在那里,不想半夜三更突然失火,他去撲救……等消防人員把他拖出來,已經昏迷過去了?!?/p>   田曉堂頓時大驚失色,忙問:“他弟弟家怎么會失火呢?華局長眼下在哪里?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他弟弟家其他人還好嗎?”

   王賢榮說:“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華局長正在戊兆縣人民醫院搶救。我剛才接到小牟的電話,才知道華局長出了事。小牟曉得這個消息,是華局長的弟弟華世平告訴他的。昨天下午,小牟把華局長送到戊兆城郊他弟弟家,就折身回來了。據他講,昨天是華局長母親的生日,華局長趕過去為母親祝壽,一大家子人其樂融融,哪想夜里會發生這場災禍呢!”

   田曉堂的心揪得更緊了。他沒想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轉眼之間竟然生死未卜。他十分牽掛華世達的安危,可此刻又不能不先去唐生虎那兒。他分身無術,只得吩咐王賢榮道:“你馬上趕過去?!?/p>   王賢榮說:“好的,我這就和小牟去戊兆?!?/p>   田曉堂說:“我這邊還有點事,一辦完,馬上跟你聯系?!?/p>   站在電梯里,田曉堂心頭一片紛亂。他不明白華世達弟弟家為何會突然失火,而且偏偏在華世達母親生日這天夜里失火,覺得這事真是太蹊蹺了。

   田曉堂到達七樓,忙收起滿腹心事。他剛拐上走廊,站在書記辦公室門口張望的張子亮一看見他,就疾步向他走過來。

   兩人握了手,張子亮一臉恭敬,低聲說:“唐書記已等候您多時了?!?/p>   田曉堂略微一愣,一句話脫口而出:“路上堵了一會兒車,耽誤了點時間?!?/p>   張子亮笑了笑,引著他往走廊深處走。田曉堂忽然有點懊惱,覺得剛才沒必要隨口說那句謊。一說謊,就顯得自己有些失態了。他冒出那句話來,是怕張子亮怪他姍姍來遲??蓮堊恿两裉鞎炙麊??張子亮屁顛屁顛地跑過來迎接他,對他那么殷勤,顯然已知道他即將調來做副秘書長,搖身變成自己的頂頭上司,眼下根本就不敢怠慢他。這么說來,張子亮已經早早地轉換了自己的角色,他卻沒有轉換,因為他根本就沒打算做張子亮的什么上司。

   快走到辦公室門口時,張子亮突然側過頭,輕聲說:“唐書記今天心情不錯?!闭f完詭秘地一笑。

   田曉堂哦了一聲,感激地沖張子亮笑了一下,心想張子亮真是個人精,真會獻殷勤。要知道,領導的心情指數,是領導的重要隱私,也是前來拜見者的重要情報。領導心情好,不好辦的事也會爽快拍板;領導心情不好,好辦的事也會給你擱置下來。所以找領導的人,都想摸準領導的心情。而最了解領導心情的,無疑是領導身邊的秘書了??擅貢ǔW彀丸F緊,不是關系特別近的人,絕不會泄露只言片語。張子亮今天能主動相告,說明確實沒把他當外人。聽了張子亮的話,田曉堂心里暗暗放松了些。他分析,既然唐生虎心情不錯,就應該不大會懷疑誠飛化工項目有詐,也不大可能有其他特別麻煩的事情,多半是跟他談副秘書長這個話題。對唐生虎而言,這是一件很快慰的事情。在唐生虎看來,重用他是慧眼識英才,同時也為自己挑到了一位得力助手,只怕很有些伯樂相中千里馬的成就感。想到這里,田曉堂不禁冒出一絲內疚。不管唐生虎人品如何,對他的知遇之恩卻是客觀存在的,而他一再拒絕其美意,不管怎么說,都有些愧對人家。

   進了書記辦公室的外屋,張子亮招呼田曉堂在沙發上坐下,給他泡上一杯茶,壓低嗓子說:“這是極品碧螺春,唐書記平時就喝這個?!闭f完笑了笑,就去了里屋,并隨手把門掩上了。田曉堂心想張子亮果然是人精。這屋子里只怕放著好幾種茶葉,對一般來客肯定不會沏唐生虎專用的上等好茶,今天讓他享受市委書記待遇,自然是破例了。他端起茶杯呷了幾口,那份香醇果然不同凡響。他突然覺得,張子亮機靈倒是機靈,卻似乎有些聰明過頭了。其實,張子亮不說破,他品了茶,也會明白幾分??蓮堊恿辽伦约旱囊笄诎踪M了,硬是刻意點明,那味兒反倒變了。

   張子亮很快出來了,走到他身邊,先用很小的聲音說:“唐書記今天其實在休息?!比缓蟛耪f:“您進去吧?!碧飼蕴谜f了聲好,站起來往里走,心里卻犯起了嘀咕。張子亮這話是什么意思?今天是星期六,是法定休息日,唐生虎當然應該休息。但領導的工作和休息其實是難以截然分開的,或者說領導哪有什么純粹的休息,領導的休息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哩?,F在唐生虎又待在辦公室,更應該算是工作了,可張子亮為何說他“其實在休息”呢?

2、面見唐書記,田曉堂嚇出一身汗

   田曉堂一進里屋,就不自覺地躬了躬腰,親熱地叫了聲“唐書記”。唐生虎正在網上瀏覽著什么,頭也不回地應道:“坐吧,坐吧?!甭曇舻故怯H切。

   田曉堂在長條沙發上坐下,四處打量了一番,就把目光集中在背對著他的唐生虎身上。這才發現,今天唐生虎的衣著有些特別,上身是一件淺灰色短袖T恤,下面則穿著一條西裝短褲,儼然一副休閑打扮。在田曉堂的印象中,唐生虎從來只穿白色襯衫和深色長褲。今天這副樣子,顯然不在工作狀態。既然是在休息,為何又跑到辦公室來呢?大概是唐生虎長期坐辦公室,早已形成了慣性,不來這兒就感到無所適從,再說除了辦公室,去別的地方休息也不太方便。既然是在休息,為何又叫他過來呢?跟他談話就不算工作啦?也許,在唐生虎的潛意識里,今天叫他來,只是隨便聊聊天,說說閑話,算是休息放松的一種方式,并不是正兒八經地代表組織找他談話,也是可以不納入工作范疇的。再說,唐生虎覺得他馬上就要成為自己身邊的人了,身邊的人類似于家人,跟他在一起也可以算作私事。田曉堂這才好像明白過來,張子亮為何說唐生虎“其實在休息”。

   幾分鐘后,唐生虎離開電腦,端著茶杯踱了過來,坐在田曉堂對面的沙發上,臉上沒有太多的笑,眼神卻很溫和,徐徐道:“曉堂,誠飛化工項目你們這幾天在怎么抓呀?”

   聽唐生虎叫他“曉堂”,田曉堂有點受寵若驚,同時又暗覺慚愧。見唐生虎一開口就問誠飛化工項目,田曉堂不免緊張起來,忙回答道:“我們抓得很緊,打算過兩天就過去,再跟他們進一步深談?!彼幸獍言捳f得有點模糊。不模糊不行,因為那個誠飛化工已經徹底沒戲了。但這話也不完全是假話,因為他正在努力尋找可以移花接木的同類項目,目前確實抓得很緊。

   唐生虎哦了一聲,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田曉堂預感到,唐生虎此時只怕是在斟酌詞句,準備提出對誠飛化工的疑問了。他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把唐生虎應付過去。萬一唐生虎步步緊逼,他是否招架得???

   可唐生虎沉默半晌,卻什么也沒問,只是說:“要抓緊時間啊,爭取盡快讓誠飛上馬,你也好脫身出來?!?/p>   田曉堂頓時意識到,自己的疑心只怕太重了,剛才只不過是一場虛驚??伤€是覺得不解,唐生虎今天提到誠飛化工,難道就只是關心他能不能早日脫身?

   唐生虎瞥了田曉堂一眼,又說:“你們局里最近并不太平啊。那個陳春方,告狀信都寫到我這兒來了?!?/p>   田曉堂愣了一下,不明白唐生虎為何說起這個事。想了想,就盡量客觀地說:“陳春方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中,被末位淘汰掉了,心里有怨氣……”

   沒等他說完,唐生虎就生硬地打斷道:“我們抓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目的是什么?是增強機關活力,不是增加內耗;是凝聚人心,不是搞得人心渙散;是最大限度地調動干部的工作熱情,不是挫傷大家的積極性。所以,一定要穩妥推進,做到無情改革,有情操作……”

   田曉堂不得不點了點頭,一副很贊同的樣子,心里卻不以為然。唐生虎這番話說得頭頭是道,其實弦外有音,只怕是在含蓄地替陳春方鳴不平,對華世達表示不滿。田曉堂覺得真是奇怪,如果沒有唐生虎的支持,僅憑組織部長甘泉水一己之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試點不可能順利開展,可現在唐生虎卻對干部人事制度改革頗有微詞,這里面除了有包庇陳春方的因素外,莫非唐生虎也認為改革搞得有些過頭?甚至因此對甘泉水也有了看法?

   唐生虎又借題發揮道:“曉堂啊,今后一定要注意,做任何工作,作任何決策,都要堅持辯證的思維,既要積極主動,又不可急躁冒進,既要突出重點,又要兼顧方方面面,既要勇于革故鼎新,又要注重循序漸進……”

   聽唐生虎說了一大套,田曉堂不迎合一下似乎不好,可實在又不知該說點什么,只得不住點頭,那樣子看起來就有幾分滑稽。他覺得,唐生虎這番教導,好像充滿了辯證法,其實不過是些貌似正確的大廢話。

   好在唐生虎沒有繼續誨人不倦,轉而問道:“那個主樓工程到底是怎么回事?還沒有解決下來嗎?”

   田曉堂苦笑一下說:“還是沒有解決好?!本椭v了相關情況。

   唐生虎凝著眉頭道:“已經停工這么久了,你們還準備拖到猴年馬月?現在看來,要想讓工程復工,一味地指望省廳那個項目資金只怕不行,還得拓寬思路,想想別的法子?!?/p>   田曉堂正想聽聽唐生虎有什么高招,唐生虎卻端著杯子喝起了茶,不再往下說了。田曉堂以為唐生虎只是說說而已,其實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不想唐生虎放下杯子,像是突然想起來似的笑道:“樸天成有回倒是對我說,那個王老板拿不出墊付資金,他拿得出來嘛……”

   這話說得夠隱晦了,可田曉堂不笨,馬上聽懂了意思。他記得大約半年前,樸天成曾找過他,問過主樓工程停工的事,沒想到樸天成竟又在打主樓工程的主意。樸天成這樣做,只怕是為了出一口惡氣吧。當初主樓工程招標,因唐生虎作過暗示,時任局長包云河準備將工程交給樸天成的天成公司。不想隨后又有省廳領導尤思蜀出面為王季發的新一公司打招呼,包云河左右都不能得罪,為此大傷腦筋。萬般無奈之下,考慮到工程資金畢竟來自于省廳,只好舍棄樸天成,讓王季發接了主樓工程。為此,樸天成自然惱怒不已,一直耿耿于懷。所以現在唐生虎暗示樸天成想從王季發手中攬過那半拉子工程,田曉堂并不覺得有多奇怪。只是這話從堂堂市委書記嘴里說出來,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田曉堂想了又想,才字斟句酌道:“唐書記,換個老板來接手主樓工程,可以暫時緩解資金壓力,讓我們先喘一口氣,可遲早總得給人家工程款啊。更重要的是,我們強迫王老板轉讓,就嚴重違約了?!?/p>   唐生虎臉色一暗,迅即又正常了,用教訓人的口氣道:“曉堂啊,很多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這事能先喘口氣也是好的,總比喘不過氣來憋死要強吧。等把這口氣喘過來了,形勢也許就起變化了,問題便會迎刃而解。我們考慮事情,一定要抓住主要矛盾。顧慮太多,就很難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此事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是工程不能無期限地拖下去。至于違不違約,那倒是次要的……”

   田曉堂很勉強地擠出一點笑,心里頗不是滋味。

   這時,唐生虎換了個姿勢,仰躺在沙發靠背上,兩臂張開,似乎剛伸了個舒服的懶腰。這個樣子又讓人覺得唐生虎今天真是在休息,所以才不像平時那般正襟危坐。

   田曉堂意識到自己不能老不做聲,再說他也想換一下話題,就道:“您今天難得休息一回,我卻跑來打攪您,真是不好意思?!?/p>   唐生虎淡然一笑,說:“是我叫你來的嘛,怎么算打攪呢。我早就想找你談談,只是一直抽不出時間。今天我難得地給自己放一回假,本打算什么問題都不想,什么事情也不做,可又覺得閑得慌,這才想到叫你來聊一聊?!?/p>   田曉堂一臉微笑地注視著唐生虎,暗想他這么說,莫非準備進入正題啦?

   唐生虎接著道:“我們這些做領導的,總是特別忙,‘五加二’,‘白加黑’。這么多年,我幾乎沒有屬于私人的時間,雖然有時也覺得累,卻從來沒有懷疑過這里面有什么不對。前幾天,我看到這樣一件事: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的一位員工告訴首席執行官韋爾奇,說他一周工作90小時以上。這位員工滿以為韋爾奇會表揚他,可韋爾奇卻不客氣地說,請你寫下20件讓你每周忙碌90小時的工作,仔細審視后你就會發現,其中至少有10項工作沒有意義或可以請人代勞??赐赀@段話,我一下子就愣住了?!?/p>   田曉堂大為失望。他滿以為唐生虎這時會談起正題,可唐生虎卻只是在閑扯。想到華世達眼下還生死不明,他心里急得要命,卻又不能流露出來。他思忖著,要不要把華世達遇上火災的事告訴唐生虎?很快他就拿定主意,眼下情況尚不清楚,還是不要貿然捅到市委書記這里來。

   唐生虎又不緊不慢地道:“韋爾奇這番話引起了我的反思。我也在想,我們每天從早忙到晚,是不是每件事都有意義?是不是每項工作都要親力親為?我這才意識到,勤懇固然是一種美德,忙碌當然也體現了一種責任,但工作效率和工作方法也不可忽視啊。如果胡子眉毛一把抓,大小事包攬,忙不到點子上,忙不到要害處,就是忙得像無頭蒼蠅,甚至累得吐血,那也是白忙活、瞎折騰。為什么如今各級領導一個個忙得像勞模,群眾對政府的服務還是不夠滿意,問題只怕就出在這里。這兩天我一直在思考,作為一名領導干部,當然不能懶惰懈怠,但也要忙得其所。所以,從本周開始,我將每天的工作都認真梳理一遍,砍掉那些沒有多大意義或可以請別人代勞的,把自己從瑣碎中解脫出來,集中精力謀大事。我也一改雙休日從不休息的習慣,在今天給自己放了一次假。人家美國總統該是個大忙人吧,還不是照樣休假?”

   田曉堂這才明白,唐生虎今天穿T恤、短褲,原來還有某種象征意義。他覺得唐生虎這番感觸頗有見地,就贊同道:“您的想法很好。一直以來,我們總是提倡勤懇,忽視行政效能,提倡忙碌,忽視工作質量。對像您這樣的領導干部來說,更要懂得‘有所為有所不為’,減少和避免低效甚至無效的忙碌。有一種說法,大領導總是舉重若輕、大題小做,小領導總是舉輕若重、小事大忙,所以善于放手,不那么忙的劉備可算是大領導,而事必躬親、放不開手的諸葛亮只能算是個小領導啊?!?/p>   唐生虎點著頭,笑道:“不忙的劉備是大領導,忙碌的諸葛亮是小領導。嗯,你這個說法有意思?!鳖D了頓,又道:“效能問題是個大問題??!今后在這方面,你還要多動些腦筋,多作些研究?!?/p>   田曉堂含糊地笑了笑。他不太明白,唐生虎這話究竟只是籠統地說說,還是有什么針對性。他暗暗感到焦急,已經待了這么久,唐生虎既沒有對誠飛化工項目提出質疑,也沒有提及市委副秘書長一事。今天找他來,難道就只是為了這么七扯八拉地閑聊?他不禁有些惱火。這會兒,他為華世達的安危牽腸掛肚,人卻被困在這里,動彈不得。

   不過他又想,今天既然來了,機會難得,一定要當面婉拒唐生虎的美意。他回想唐生虎剛才跟他說的話,忽然腦子里靈光一現,蹦出了新的想法。誠飛化工項目三天前才簽了所謂的意向性協議,唐生虎一時應該還難以發現什么問題。而市委副秘書長之事,唐生虎今天哪還用跟他點明?唐生虎不是早已安排甘泉水和他談過了,當時他不是高高興興地答應了嗎?唐生虎哪會懷疑他不樂意干這個美差,只怕還在等著他主動道謝呢。再說,唐生虎雖然沒有直接講副秘書長,可仔細回想,今天看似漫不經心的閑聊,其實都跟副秘書長有關,都是在**他如何做好這個大秘。問起誠飛化工項目,是關心他能否早日脫身出來,好過來履新;提及陳春方告狀,是告誡他做事要講究辯證法;說到主樓工程,也是教育他如何處理棘手問題;至于分析忙碌與效能的關系問題,更是在提醒他怎樣做個稱職的副秘書長了??上茨芗皶r領悟,還以為唐生虎今天閑得發慌,一直在跟他說空話,還在傻乎乎地等待唐生虎提起副秘書長后,才好借過話頭予以婉拒呢。

   田曉堂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可要說出那難以啟齒的想法,他又覺得舌頭很沉,嘴張不開。掙扎了半天,田曉堂總算鼓起勇氣,有點結巴地說道:“唐書記,甘部長早已跟我談過話……我十分感謝您對我的信任和抬愛?!彼矝]有說出市委副秘書長幾個字。

   唐生虎慈祥地笑著:“這都是你努力的結果……好好干吧?!?/p>   田曉堂生怕唐生虎再說些鼓勵的話,他就更不好意思拒絕了,忙道:“不過,我覺得自己不太適合這個崗位……恐怕還得請您收回成命?!?/p>   唐生虎啊了一聲,一臉狐疑地望著他。

   田曉堂滿心緊張,但還是硬著頭皮解釋道:“我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擔心個人的能力不足以勝任這個職務。我長期待在市局,從沒挪過窩,接觸面很窄,也沒到縣市干過,基層鍛煉這一課是缺位的。我的經歷很單一,缺乏總攬全局的經驗。正因為存在這些軟肋,我認為自己不夠格來您身邊工作。如果不自量力,硬撐著過來,到時干不好,誤了您的事,可就罪莫大焉了。再說,現在局里安排我在跟蹤聯系誠飛化工,這個大項目要落地直至投產,恐怕還得經歷一個相當長的過程。如果項目還沒搞定,我就中途調走,對誠飛化工項目會有很大的影響?!苯K于道出了這些牽強的理由,田曉堂稍稍松了口氣,可一想不知唐生虎會是什么態度,他的心又繃緊了。

   唐生虎皺起了眉頭,臉色凝重起來,久久沒有說話。田曉堂感覺空氣有些稀薄,連呼吸也沒那么順暢了。

   過了好半天,唐生虎才說:“聽你的口氣,不像是謙虛呀……你不想過來工作,理由就這些嗎?”

   田曉堂越發惶然,額上都沁出了汗。他想唐生虎真是老辣,不但聽出了他不是故作謙虛,而是動了真格要堅辭不就,并且已在懷疑,他說的這些,其實不是他拒絕的真正原因。

   正不知怎么回答,唐生虎冷笑一聲,說:“你這人真是有意思,過去我想調你過來給我做秘書,你不愿來;這次我又想把你提拔到我身邊來,你還是不愿來。你要知道,該有多少人削尖了腦袋想往我這里鉆啊,你倒好,給你這么重要的位子,你還不肯笑納?!?/p>   田曉堂聽出了慍怒和嘲諷,不由得漲紅了臉,說道:“對不起,唐書記,我讓您失望了。我真的覺得自己不合適……”

   “好了,好了,”唐生虎邊說邊站了起來:“這事不用急,小田你先不要推辭,回去再好好想一想吧?!?/p>   田曉堂只好說:“好吧,我再想想?!被琶φ玖似饋?,與唐生虎道別。

   退到外屋,張子亮一見他就起身問:“談完啦?”

   田曉堂拼命擠出一絲笑容道:“談完了?!?/p>   張子亮熱情地將田曉堂送到電梯口,替他按了下行鍵。待電梯上來,田曉堂跨了進去,電梯門徐徐關上時,張子亮又向他揮手告別。田曉堂暗想,張子亮今天對他殷勤有加,只怕是白白浪費表情了。

   走出辦公樓,一陣風吹來,田曉堂感到身上涼颼颼的。他這才發覺,后背早已被汗水濡濕了。他想,今天見面后氣氛一直還算融洽,唐生虎看樣子是準備和他作一番長談的,可當他拒絕了唐生虎的美意,唐生虎感覺話不投機,很快就站起來送客了。剛開始唐生虎親切地叫他“曉堂”,臨走時卻又不露聲色地把稱呼換成了“小田”,絲毫也沒有含糊。這些很小很小的細節,說明就在轉瞬之間,他在唐生虎心目中的位置已起了很大的變化。

   又想剛才唐生虎的臉色,田曉堂感覺到唐生虎雖然不高興,卻沒有太生氣,跟自己預想中的怒氣沖沖相差甚遠。而這偏偏讓田曉堂感到失望。他希望唐生虎今天怒容滿面,甚至大罵他一頓,只有這樣,唐生虎才會徹底斷了讓他做“近臣”的念頭,此事才會畫上句號,他的目的才能達到。他當然不想得罪唐生虎,但這事完全不得罪唐生虎是沒法搞定的??商粕⑺坪鯖]有被怎么得罪,既沒有大光其火,說出“你不愿干就算了”之類的氣話,也沒有霸蠻地強迫他必須服從自己的安排。唐生虎好像挺有耐心,也很有信心,仍然留給他足夠的空間和機會,等著他幡然醒悟,回頭是岸。這樣一來,事情就變得更加復雜,也更加難辦了。

   田曉堂意識到,這事要了結,只怕還相當不容易。而后來,由此引發的一連串麻煩,遠遠超出了他的預計和想象。要是早知道后果有那么嚴重,他就不敢輕易跟唐生虎說“不”了。

   

3、蹊蹺的火災

   田曉堂一鉆進車里,慌忙掏出手機,給王賢榮打電話。信號一通,他就急切地問:“華局長有消息嗎?”

   王賢榮說:“我才跟華世平聯系過,他正在協助警方勘察現場,沒時間和我多講,只說他哥已醒過來了?!?/p>   田曉堂驚喜道:“是嗎!醒過來就好,醒過來就好?!彼挥傻瞄L長地吁了一口氣。想了想,又問:“他弟弟家其他人呢?”

   王賢榮說:“其他人都還好,只是華世平臉上和手上有點燒傷?!?/p>   田曉堂有些想不通,為何其他人都好好的,頂多只是輕微燒傷,而華世達卻會昏迷過去呢?這場火災是意外失火嗎?會不會是人為縱火呢?縱火者是沖著華世達來的嗎?如果是針對華世達,又是誰這么恨華世達,欲置他于死地呢?……他馬上又意識到,自己想得太多了。在未了解情況之前,這么沒有根由地瞎猜疑,其實沒有意義。

   田曉堂對電話那頭的王賢榮交代道:“你到戊兆后,有什么新情況,馬上告訴我。我現在就動身趕過來?!?/p>   王賢榮說:“好的,我大約還有20分鐘就到了?!?/p>   田曉堂發動小車,駛離市委大院,直奔戊兆而去。

   剛出城區,他就接到戊兆縣局局長姜珊的電話。姜珊說:“我正在縣人民醫院。我也是半小時前,才知道出了這個事。萬幸的是,華局長總算醒過來了?!?/p>   田曉堂問:“他是怎么昏迷的?”

   姜珊說:“在火災中昏迷的,一般都是由于缺氧窒息和有毒氣體中毒。如果華局長昏迷是這個原因,又拖延這么久,只怕很難救活了。我聽醫生講,他昏迷有缺氧窒息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他有低血糖的毛病,當時因為緊張和焦急,導致低血糖發作,兩個因素疊加,這才會昏倒,并且昏迷了這么長時間?!?/p>   田曉堂哦了一聲,又問:“當時火是怎么燒起來的?為何其他人都沒事,唯有華局長昏了過去?”

   姜珊說:“我了解到的情況是,華局長的弟弟華世平有輛小貨車,平時他就開著這輛小貨車拉貨跑運輸。昨天晚上,小貨車就停在華世平的兩層樓房前,和房子挨得很近。當時火就是從小貨車先燒起來,然后引燃房子的。華局長正睡在一樓靠近貨車的那間房里,大火最先燒到那里,他被驚醒后馬上大聲呼叫,其他人聽到叫聲才從房子里跑了出來。華局長和華世平兄弟兩人手忙腳亂地撲火,后來華局長低血糖發作,才昏迷過去?!?/p>   田曉堂又哦了一聲,滿腹狐疑地想,如果是意外失火,貨車怎么會燒起來呢?難道是自燃嗎?

   田曉堂再次問道:“警方怎么看這起火災?”

   姜珊說:“他們還在偵查,沒有下結論?!?/p>   兩小時后,田曉堂匆匆趕到了戊兆縣人民醫院。走進華世達的病房,只見屋子里擠滿了人。除了戊兆縣長李廷風、常務副縣長淡漢同以及王賢榮、姜珊、華世平以外,還有幾位穿警服的人,其中一位年長的黑臉警察一身肅殺之氣,估計是縣公安局的頭兒。姜珊一介紹,果然是縣公安局長莫仲乾。

   田曉堂跟華世達打招呼,表示慰問。他見華世達躺在床上,雖然頭發燒焦了,顯得有些虛弱,但氣色比他預想的要好,便稍稍放心了些。

   田曉堂坐下后,莫仲乾說道:“根據現場勘察的結果,我們認為這是一起火災事故?!?/p>   莫仲乾的口氣這么肯定,田曉堂有些吃驚。李廷風問:“你們的依據是什么?”

   莫仲乾冷著臉道:“昨天晚上,為慶祝母親七十大壽,華世平家在房前放了不少煙花鞭炮。我們分析,是鞭炮炸到了貨車下面,后來引燃了貨車?!?/p>   李廷風問:“你們認為是鞭炮引燃了貨車,有證據嗎?”

   莫仲乾說:“哪會留下什么證據,證據早被一把火燒沒了。我們只是推測。就在幾天前,外省發生過一起類似事故,就是因為放鞭炮,把一輛豐田轎車給引燃了。我知道,李縣長懷疑是別的原因引發火災,甚至懷疑是人為縱火,可目前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和線索,就不好亂作判斷?!?/p>   李廷風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說,認為是由鞭炮引燃貨車,可以不需要證據,而懷疑別的原因,卻必須要有證據?”

   莫仲乾忙辯解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說,鞭炮引燃貨車,這種幾率很高?!?/p>   淡漢同插話道:“莫局長,你是老公安,破案不能看幾率,要看證據,這個道理你也不懂嗎?”

   莫仲乾并不尷尬,反駁道:“我剛才已說了,目前只是推測,我們正在努力尋找證據。這需要時間?!?/p>   李廷風瞥了莫仲乾一眼,問道:“你們局里那個施響呢?他身為刑偵大隊長,怎么沒來參與辦案?”

   莫仲乾回答:“施響在省里協助查辦一起公安部督辦的大案,不在家?!?/p>   李廷風不由分說地安排道:“你讓他今天抽空回來一趟,再勘察一下現場。他在痕跡檢驗方面比較內行,說不定會有新的發現?!?/p>   莫仲乾的黑臉變得更加難看,不大客氣地頂道:“這恐怕有些困難。他那個案子不辦完,哪脫得開身!”

   李廷風不由得一怔,沉默半晌,緩和了口氣說:“他不回來也行,老莫你要抓緊把火災原因查清楚?!?/p>   莫仲乾不大情愿地答應了一聲,領著他的部下匆匆離開了病房。

   田曉堂已感覺到,這個一臉殺氣的公安局長,不大買李廷風、淡漢同的賬。

   淡漢同憤然道:“我看老莫沒打算真心往下查,只想敷衍了事?!?/p>   華世達躺在床上輕聲道:“反正也沒死人,沒必要再深究了?!?/p>   李廷風卻口氣堅決道:“這事非查個水落石出不可,我得給老領導一個交代!”他一臉冷峻地吩咐淡漢同:“漢同,你給施響打個電話,讓他想辦法抽出時間,馬上回來一趟。要悄悄地回來,不要驚動任何人,特別是不要讓莫仲乾知道?!?/p>   淡漢同說:“好的,我這就來跟他聯系?!?/p>   田曉堂暗想,看來莫仲乾與李廷風、淡漢同的隔閡很深,李廷風、淡漢同根本就不信任莫仲乾。他猜測,莫仲乾只怕是戊兆縣委書記庹毅的人,這才跟李廷風、淡漢同尿不到一個壺里,不大服從李廷風、淡漢同的調遣,也懶得對華世達遭遇的這場火災深挖細查。

   李廷風又交代華世平:“你趕快回去,保護好現場,特別是那輛貨車的殘骸,不要移動,更不能拖走?!?/p>   華世平說:“好,我這就回去?!?/p>   下午4點多鐘,施響悄悄回到戊兆,立即由王賢榮帶路,去了火災現場。田曉堂和姜珊在醫院陪著華世達,等待施響的勘察結果。

   到了下午6點半鐘,見施響還沒返回,田曉堂暗暗有些焦急,忍不住打了王賢榮的電話。王賢榮告訴他:“貨車燒得只剩一副骨架,要想找到有用的證據實在太難了。施大隊長忙活了兩個小時,什么也沒發現。不過他沒有放棄,還在對殘留物作仔細篩查??晌矣X得,希望很渺茫?!?/p>   田曉堂一聽這話,心里涼了半截。他把王賢榮的話講給華世達和姜珊聽了,華世達說:“施響是戊兆縣公安局的破案高手,檢驗痕跡很有一套辦法。如果連他都查不出來,我看就沒有人能查出來了?!?/p>   姜珊也說:“施響在戊兆破過幾起沒有線索的大案,曾受到公安部表彰。華局長說得對,如果連他都找不出這場火災的原因,那么真相將很難水落石出?!?/p>   晚上9點鐘,李廷風、淡漢同開完一個會,又來到華世達的病房。李廷風說:“施響還在篩查,我們再等等看吧?!?/p>   淡漢同說:“剛才在路上,我和李縣長分析過,覺得莫仲乾的推測完全是瞎扯淡。放煙花鞭炮的時間是在昨晚9點多鐘,而火災發生在半夜12點鐘,如果是鞭炮引燃貨車,怎么會相隔近3個小時?我們認為多半是人為縱火。華局長,您想想看,哪個會起心報復您?!?/p>   華世達搖搖頭,說:“你們也知道,我這人性格耿直,在工作中難免得罪一些人,這些人可能會恨我,但他們因為這份忌恨,就想一把火燒死我,我看還不至于吧?!?/p>   淡漢同說:“您覺得不會有人沖著您縱火,難道縱火者是沖著華世平來的?”

   華世達說:“這得問問他?!?/p>   姜珊說:“如果真是人為縱火的話,我看報復華世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縱火是發生在華世平家,而且先燒的是華世平的小貨車。如果想報復華局長,干嗎放在華世平家,干嗎燒華世平的車?”

   淡漢同贊同道:“你的想法不無道理,這把火多半是沖著華世平來的?!?/p>   田曉堂卻不以為然。他也懷疑過縱火者是針對華世平,但直覺告訴他,華世達因其官員身份和為政風格,更容易成為被打擊報復的對象??裳巯聸]有找到縱火的證據,就在猜測縱火者是想報復誰,未免有點操之過急。田曉堂便說:“現在關鍵是把縱火的證據找出來。有了證據,順藤摸瓜,就容易查了?!?/p>   李廷風說:“是啊,這全靠施響了。他已篩查了近5個小時,看來這次相當棘手,能不能有突破,還真是個未知數?!?/p>   淡漢同說:“我們慢慢等吧,這事也急不得?!?/p>   等到晚上10點半鐘,施響終于和王賢榮、華世平一道出現在病房門口。

   關緊房門后,施響癱坐在椅子上,一臉疲憊地說:“我花了5個多小時,把貨車里面和周圍的所有殘留物用攝子一點一點地篩查甄別了一遍,總算找到了一塊燒得黑糊糊的塑料,這塊塑料上殘存著‘10公斤’的字樣。顯然,這是個油壺,是縱火者用來裝了汽油的。華世平在貨車上從來就沒有放過油壺。由此可以斷定,這是一起精心策劃的縱火案?!?/p>   李廷風點頭道:“好,好。你一出手,案子立馬就有了眉目?!?/p>   施響又道:“另外,我還在華世平家房后的小樹林里發現了一串腳印,認定這是縱火者留下來的,此人為男性,大約30多歲,左腿微跛?!?/p>   李廷風說:“太好了。這對破案很有用?!?/p>   田曉堂好奇地問:“你怎么知道這是縱火者留下的腳印,又怎么看出這個人30多歲,還是個跛子?”

   施響笑道:“從腳印的深淺新舊程度看,是昨晚留下的。這串腳印圍繞一棵意楊樹層層疊疊,顯然這個人在此處逗留了很久。同時,我還發現了塑料油壺放在地上留下的很淺的印痕。綜合這些情況,我判斷這些腳印就是縱火者的。至于怎么看出這個人30多歲,其實很簡單,鞋底的磨損部位和磨損程度會隨年齡變化而變化,我就是根據磨損情況來推算年齡的。判斷左腿微跛,就更容易了。我發現此人左腳的印痕都要稍微淺于右腳的印痕,這是跛腿的明顯特征?!?/p>   田曉堂贊嘆道:“捕捉蛛絲馬跡,你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施響說:“也沒什么,我們干刑偵的,這只算是基本功?,F在根據這些證據,有兩條線索可追查。一是順著油壺往下查,二是查找左腿微跛的人。另外,如果能夠提供有報復動機的人員情況,也可以去進行暗查??v火者既可能報復華局長,也可能報復華世平,到底是為了報復誰,我們要好好分析一下?!?/p>   淡漢同說:“我們剛才和華局長探討過,華局長覺得,他在工作中得罪過一些人,但這些人還不至于恨到想除掉他的地步?!?/p>   施響說:“這可不好說,人心難測啊。不過,這個縱火者的目的,我看只是警告、恐嚇,并不是想燒死誰?!?/p>   華世達驚訝地問:“何以見得呢?”

   施響說:“縱火者作案的手法嫻熟老練,他不會不知道,縱火的最佳時間是凌晨兩三點鐘。在那個時間段,睡覺的人已由淺睡轉入深度睡眠,很難被驚醒,很容易被燒死。他沒有在凌晨兩三點鐘下手,卻提前到人還沒熟睡的半夜12點鐘,就根本沒想燒死人?!?/p>   華世達說:“照你這么說,縱火者的本意并非殺人,只是嚇唬人?”

   施響說:“對。華局長您和華世平都好好想想,有哪些人存在報復、嚇唬你們的動機?!?/p>   華世平不假思索地說:“城南物流園有一伙人曾經揚言,要讓我嘗嘗他們的厲害?!?/p>   施響說:“是嗎?你慢慢說,說具體一點?!?

   華世平說:“那伙人壟斷了城南物流園的運輸生意,別人想進去拉貨,還得給他們交保護費。一個月前,我接到熟人介紹的一筆業務,到城南物流園拉貨時,他們攔住我,非要我交200塊錢,我犟著不給,他們就把我拖出駕駛室,一頓拳打腳踢。正在我被打得鼻青眼腫時,物流園市場管理辦的一個人趕過來制止了他們。這人曾是我哥的下屬,也認得我,就對那伙人講了幾句好話,那伙人才放過了我。顯然,他也拿那伙人沒辦法。臨走時,他把手機號碼留給了我,讓我再來城南物流園就給他打電話。后來我又去了城南物流園幾次,每次去都靠他的保護,才沒讓那伙人的敲詐得逞。那伙人從此懷恨在心,幾次揚言要狠狠修理我一頓。我覺得,這次縱火,就是他們干的?!?/p>   施響微微點了點頭,問:“那伙人中有跛子嗎?”

   華世平說:“這我倒沒有留意?!?/p>   施響轉過頭問華世達:“華局長,您這邊呢?”

   華世達說:“我想不出哪個有縱火威脅、嚇唬我的征兆?!?/p>   淡漢同提醒道:“華局長,您再好好想一想。提供這個線索,對破案會有直接幫助?!?/p>   華世達淡然一笑道:“我真是想不出來?!?/p>   田曉堂覺得華世達有些言不由衷。原工會主席陳春方因為被末位淘汰,不是和華世達大吵大鬧,四處告華世達的刁狀,聲稱“這事遠遠沒完”嗎?陳春方就有縱火報復華世達的嫌疑啊,可華世達為何只字不提呢?

   李廷風看著施響問:“省里那個案子什么時候能辦完?”

   施響說:“沒個十天半月,是結不了案的,這樣我就很難抽出時間來查這起縱火案了?!?/p>   李廷風用手推了推無框眼鏡,皺著眉頭想了想,說:“這樣吧。華世平你明天去找一下莫局長,就說你發現了那塊塑料和小樹林的腳印,并把城南物流園那伙人揚言要報復你的事情告訴他,讓他先組織人查一下。如果查不出結果,等施響回來再細查。記住,不要對莫局長說施響回來過?!?/p>   華世平說:“好的,我知道?!?/p>                                

4、謀劃招商

   周一清早上班,田曉堂看見一科科長鐘林脫了外套,挽著衣袖,正在一樓走廊上拖地,干得滿頭大汗,不禁大為驚訝。因個性耿直,加之仕途受挫,鐘林一直顯得很消沉,給人的感覺甚至有點不大正常。田曉堂曾多次開導他,寬慰他,收效并不明顯。今天鐘林一改往日的委頓,主動做起了清潔衛生,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田曉堂悄悄把一科副科長老呂叫到一邊,問鐘林今天是怎么回事。老呂神秘地一笑,低聲說:“鐘科長打算去參加局領導班子成員公開選拔,這兩天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突然精神大振,我都認不出來了?!?/p>   田曉堂愣住了。鐘林想參加公開選拔,倒是符合報名條件,本來無可非議。只是鐘林精神狀態不大好,參加筆試、面試只怕難以正常發揮,很可能名落孫山。鐘林要是受不了這個打擊,精神越發失常,那可就害慘他了。但要阻止鐘林參加公開選拔,只怕又不容易做到,因為鐘林很難聽進別人的勸告。田曉堂一時也想不出個讓鐘林不受或少受傷害的辦法,只得輕嘆了口氣,緩步邁上樓梯。

   剛進辦公室,王賢榮就敲門進來,遞上一份文件請他審閱。田曉堂匆匆看完,簽上名字,將文件夾還給王賢榮。王賢榮接過去問:“他不在?”

   田曉堂微微點頭,算作回答。王賢榮問的是原工會主席陳春方。陳春方和他共用這個大辦公室。自從局長華世達厲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陳春方被末位淘汰以后,就忙于四處告狀,再也不見來局里露面了。

   王賢榮這才說:“這次改革后,市委組織部將對您的副局長職務重新任命,還要填寫一份干部履歷表,履歷表上需要兩寸登記照,請您提供一下?!?/p>   田曉堂說:“我家里備有照片,等晚上回去找找,明天上午給你吧?!?/p>   王賢榮說:“不用急,本周交給我就行?!?/p>   田曉堂問:“華局長來了嗎?”昨天離開戊兆時,華世達要求田曉堂、王賢榮等人對縱火案高度保密,弄得滿城風雨的,并非什么好事。所以眼下,機關里并不知道華世達剛遭遇了一場大火,還險些丟了命。

   王賢榮說:“他上午在家休息,下午會來局里上班?!?/p>   見王賢榮還沒有離開的意思,田曉堂便想問問他備考的情況,以示關心。局領導班子副職成員經末位淘汰,空出了工會主席的位子,加上原本空缺一位副局長,市委組織部就拿出這兩個職位面向全系統公開選拔。姜珊、王賢榮和裴自主先后向他說過準備報名接受挑選的想法,田曉堂自然是積極支持。這三人中,姜珊有些猶豫不決,田曉堂便一個勁地給她打氣。王賢榮卻是懷著志在必得、舍我其誰的心態,田曉堂便提醒他不要掉以輕心。裴自主呢,既想上位,卻又擔心自己的實力,田曉堂也鼓勵他要有信心。

   田曉堂問:“公開選拔這周就將進行,你準備好了嗎?”

   王賢榮笑道:“謝謝田局長關心。這段時間,我把能找到的學習資料都找來學習了一遍,算是準備得很充分了?!蓖踬t榮現在對田曉堂說話越來越客氣,可這么客氣卻又顯得有些生分了。

   田曉堂說:“這就好?!?/p>   王賢榮走后,田曉堂回想起上周六跟唐生虎見面的情景,心情頓時又沉重起來。他拒絕了唐生虎,唐生虎卻不松口,讓他回去再好好想一想,他該怎么辦?迫于壓力,干脆改變初衷,答應唐生虎算了?不行。他既已慎重地作出了選擇,就不可輕易改變。不順從唐生虎,眼下他該做什么?再去找唐生虎,表明自己態度不變?他實在沒有那份勇氣。他已經看出來,精明的唐生虎對他講的那些所謂的理由是持懷疑態度的,要是再次去找時唐生虎一再追問真正的原因,他又該如何回答?要不,干脆不理睬唐生虎,靜觀事態的發展?可不聞不問,只怕會更加被動,如果唐生虎霸蠻起來,不顧他的意愿,發份任職文件強行調他過去,他就沒有任何退路可走了。

   田曉堂這么尋思著,心里好不糾結。就在這時,手機響了。一看畫屏,是裴自主打來的。裴自主在電話中說,想過來跟他匯報一下招商的事情,田曉堂忙說:“你快過來吧,我正想找你呢?!?/p>   裴自主有幾個同學在廣東那邊做大老板,憑著這個人脈資源優勢,裴自主自告奮勇地報名參加了市局招商小分隊,跟著李東達外出招商。不想李東達為了搶頭功,一心只想把他的老朋友曾總所在的誠飛化工項目招引過來,對裴自主提供的招商線索一概棄之不用。后來李東達出了車禍,田曉堂接手招商時才發現誠飛化工項目的實情。為了保住李東達以及華世達,田曉堂打算瞞著唐生虎等市領導,想辦法招個同類項目來掩蓋誠飛化工的真相。田曉堂之所以敢想這個主意,就是因為裴自主的幾個大老板同學讓他還有些底氣和信心。他已經對裴自主交代過,讓裴自主抓緊跟那幾個同學聯系一下,摸清他們的情況,盡快篩選出招商主攻對象。

   裴自主過來后,田曉堂先問他備考的情況,裴自主笑笑,說:“我也沒怎么準備。我覺得對付答案主要靠平時積累,臨時抱佛腳不一定有好效果。坦率地說,我當然想在這次選拔中勝出,但名額只有兩個,參考者個個都將奮力一搏,我對自己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一切順其自然吧?!?/p>   田曉堂覺得這樣也好,沒有過高的期望值,到時一旦落選也就不會太失落。田曉堂笑道:“你有這份平常心,倒也不錯。不過,還是要力爭在考場上發揮出最好水平!”

   接下來,兩人進入正題。裴自主說:“這兩天我頻頻往廣東打電話,將同學中幾個大老板的情況摸排了一遍,覺得其中有兩個人很適合我們招商。這兩個人,一個叫鄒祥宇,一個叫趙勇先。鄒祥宇在東莞有個規模很大的牛仔服裝企業,正想往中西部整體搬遷。趙勇先在佛山有個叫娜美寧的大型化工企業,也準備往內地轉移?!?/p>   田曉堂問:“你覺得在這兩個項目中,哪個招商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裴自主笑道:“我了解得還不深入,目前很難作出一個明確的判斷。不過,單從同學關系上講,我跟鄒祥宇大學時睡的是上下鋪,兩人一天到晚形影不離,好得只差穿一條褲子了,找他招商不會有任何溝通上的障礙。問題是,鄒祥宇已跟西部某縣草簽了意向性協議,并且做了不少前期工作。趙勇先跟我的關系相對疏遠些,和他溝通不可能那么直接,招商的難度恐怕會大一些。不過,他那個娜美寧目前好像還沒確定轉移去向,而且趙勇先這人特別講義氣,重感情,我去找他,他應該會給面子?!?/p>   田曉堂想了想,說:“聽了你的介紹,我也不好取舍。就人脈資源講,好像鄒祥宇這邊更可靠些。不過我又覺得,在同等條件下,最好還是選擇趙勇先的化工企業。你不要忘了,我們得用新招的項目去替代那個誠飛化工。如果招來的新項目也是化工項目,就更容易遮掩過去了?!?/p>   裴自主說:“我明白。不過跟趙勇先能不能談下來,我心里沒底?!?/p>   田曉堂說:“當然,如果鄒祥宇的牛仔服裝項目比趙勇先的化工項目把握大得多,我們還是應該選擇牛仔服裝項目,至于怎么過唐書記那一關,到時再來想辦法。這樣吧,你對這兩個項目再深入了解一下,確定其中一個項目,作為我們招商的首選目標。等你參加完公開選拔答案,我們馬上就去廣東敲門招商?!?/p>   裴自主爽快地答應道:“行,我盡快落實這個事?!?/p>   見裴自主招商的熱情很高,田曉堂感到十分欣慰。有了裴自主這個得力干將,他感覺壓力減輕了不少。

   當天下午,華世達一到局里,就把田曉堂叫了過去。

   田曉堂見了華世達,不禁愣了一下。華世達已把頭發剪成了板寸,身上看不到一點遭遇大火的痕跡。

   華世達遞給他一份材料,說:“你看看吧?!?/p>   田曉堂接過來看了一眼,不由得一驚。這是一份陳春方***信的復印件,第一頁上方有唐生虎的批示,是這樣寫的: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事關干部切身利益,我們抓這項工作,既要積極,又要穩妥,既要增強活力,又要務求穩定,既要有披荊斬棘的勇氣,又要有妥善處理相關矛盾和遺留問題的責任感。

   田曉堂親耳聆聽過唐生虎對陳春方***一事發表看法,所以對這個批示并不感到吃驚。讓他吃驚的是,唐生虎居然敢白紙黑字地把自己的態度以批示的形式寫下來。盡管唐生虎寫得含蓄隱晦,但曉得內情的人不難悟出唐生虎的真實用意。田曉堂笑了笑,說:“唐書記對陳春方很關心嘛,批了這么長一段話?!?/p>   華世達露出一絲苦笑,說:“我并不怕他告狀,就怕領導為他亂撐腰。我原以為唐書記不會為他說話的,萬萬沒想到唐書記居然也親自出面,作出這樣的批示……”

   田曉堂聽出了華世達心頭的郁悶和無奈,也不難想見華世達此時承受的壓力有多大。他不好說什么,便換了個話題,問起縱火案:“莫局長他們查案有進展嗎?”

   華世達說:“沒聽說有什么進展?!背聊似?,又道:“你大概不知道我與莫仲乾的過節。我在戊兆當縣長時,收到很多群眾對莫仲乾的反映,下了決心要把他調整下來,可是庹毅極力反對,死活不同意動他,后來這事硬是沒辦成,莫仲乾卻在心里恨死了我。所以,這個案子別指望他替你查清楚?!?/p>   田曉堂恍然道:“難怪前天李縣長要把施響悄悄叫回來?!?/p>   華世達說:“這場縱火案,得等施響從省里回來后,再暗暗地去查?!?/p>   田曉堂問:“您就那么肯定,這場大火不是沖著您來的?”

   華世達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澀:“沒有抓住證據,還是不要亂猜疑為好?!?/p>   田曉堂說:“謹慎一些當然有必要,可不把自己的懷疑說出來,案子怎么破?我覺得,陳春方還是……”

   華世達打斷他道:“我知道,他有可能干這事……不過,他指使人跑到我弟弟家去燒這把火,卻未免太處心積慮了。我倒覺得,這案子是想報復世平的那伙人干的,更靠譜一些!”

   田曉堂說:“您別忘了,陳春方是土生土長的戊兆人,又在戊兆工作多年,他想在戊兆干這件事,方便得很?!?/p>   華世達說:“究竟是不是他干的,我并不急于想弄清楚。反正無論哪個報復我,我都不會在乎,也不會退讓?!?/p>   見華世達如此固執,田曉堂越發替他感到擔心,便勸道:“陳春方的事情,總得有個了結。我看不如這樣,您去找一下甘部長,想辦法將陳春方調走,在別的地方給他安排個清閑崗位?!?/p>   華世達一聽就火了:“我決不會遷就他。要是按你說的做了,那這次改革還有什么意義!再說,陳春方并非無辜者,他本該受到處分的,這次通過改革也只是免了他的職務,他的級別仍保留著,已經夠便宜他了!”

   田曉堂不好再說什么了。他很敬重華世達,卻又覺得這事越來越復雜,后果越來越難以預料,不禁暗暗替華世達捏了一把汗。

   接著,華世達又談到主樓工程,語氣越發無奈??粗A世達愁容滿面的樣子,田曉堂心頭有種說不出的刺痛。他想起唐生虎上周六暗示讓樸天成來接手主樓工程,卻不愿把這件事告訴華世達。他知道,華世達肯定不會答應。

   田曉堂略作沉吟,建議道:“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還是拿下郎廳長?,F在局里倒是有個人,可能會讓郎廳長買賬?!?/p>   華世達眼里放出亮光,急忙問:“誰呀?我怎么沒聽說?”

   田曉堂說:“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包書記。我聽說,包書記和郎廳長的關系其實相當不錯,也不知他們這種關系是怎么攀上的。請包書記出面去找郎廳長,也許會有轉機?!?/p>   聽說是包云河,華世達顯得很失望,說:“包書記愿意出這個面嗎?我就怕請不動他呀?!?/p>   田曉堂知道包云河與華世達一直面和心不和,只好說:“試試看吧,說不定他會答應呢?!?/p>   華世達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又搖搖頭,沒有說話。

   田曉堂這時卻在想,不能再猶豫了,趕快去找找袁燦燦,請袁燦燦幫一下她的前夫王季發,讓主樓工程復工,緩解華世達的壓力。他并不知道袁燦燦能否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錢,也不知道她肯不肯幫這個忙,但到底有沒有希望,只有去試了才會知道。

   臨走時,華世達又問起招商情況,田曉堂說:“我上午已和自主初步鎖定了他同學辦的兩家企業,準備等公開選拔答案一結束,就去廣東找動員他的同學?!?/p>   華世達一臉嚴肅地叮囑道:“這事要抓緊,越快越好。你要明白,那個誠飛化工項目是一顆隨時都會爆炸的炸彈,我們必須搶在它引爆前,掐滅那咝咝燃燒的導火索?!?/p>   田曉堂感覺心頭一凜。他知道,這個比喻一點都不夸張。如果誠飛的真相被揭穿,確實會炸倒一批人的。盡管面臨巨大的壓力,他還是毫不含糊地表態道:“您放心吧,我不會耽誤的?!?/p>   

5、小筆記本上的秘密

   晚上8點多鐘,田曉堂才回到家,周雨瑩還沒有回來,屋子里顯得十分冷清。田曉堂從飲水機里倒了一杯水,幾口喝下后,突然想起上午王賢榮找他問過兩寸登記照,便去臥室找照片。

   田曉堂記得他曾將多張登記照放在梳妝臺的屜子里,就走到梳妝臺前,打開屜子尋找。屜子里全是針頭線腦之類的東西,裝得滿滿的。田曉堂翻了個遍,才在最里面的角落找到那個裝照片的白色小紙袋。他也看見,小紙袋下面還壓著一個小巧的筆記本。這個筆記本并不是他放進來的。他有點奇怪,周雨瑩竟然會把筆記本放在這個亂糟糟的屜子里。出于好奇,他拿起筆記本,不經意地翻看起來,只見筆記本上像是記著什么賬目。他并不覺得有多奇怪,周雨瑩是會計,有做賬的習慣,平時買蔸白菜、打瓶醬油都喜歡記個賬。他仔細審視筆記本上的一筆筆數字,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那些數字都是成百上千,并不像是家庭的日?;ㄤN。田曉堂腦子里陡然閃過一個念頭:這小本子上記的,該不會是周雨瑩的買碼賬吧?這個念頭一產生,田曉堂很快就認定,自己的直覺估計不會錯。他的憤怒頓時就像越吹越大的氣球,在不斷地膨脹,那火氣卻無處發泄,只得困獸一般在屋子里走來走去。

   過了許久,田曉堂才平靜了些。他想,光生氣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現在必須好好考慮一下,這事該怎么應對。他將筆記本上的數字統計了一下,共計2.35萬元。他知道周雨瑩賭癮很大,但她花這么多錢去買碼,還是讓他很吃驚。他清楚家里存款不多,想不明白周雨瑩怎么狠得下心揮霍掉2萬多塊錢。他感覺周雨瑩變得越發陌生,陌生得就像個怪物,不可理喻的怪物。他問自己:原來那個周雨瑩呢?原來那個溫順、賢惠的周雨瑩,上哪兒去了呢?

   他倆談戀愛時,是周雨瑩主動追的他。應該說周雨瑩愛他,勝過他愛周雨瑩?;楹?,周雨瑩起初還表現得像個賢妻良母,小家庭也其樂融融。后來,她好賭的本性漸漸顯露出來了,三天兩頭去打麻將,卻將兒子田童丟給外婆帶,就連家務活也懶得做了,為此兩人沒少發生口角。她迷上賭碼后,就更加不顧家了。沒賭碼前,她很關心他的仕途,還費盡周折去走“夫人路線”,讓田曉堂跟市委書記唐生虎拉上了關系。而自從陷進賭碼之中,她對他日漸漠不關心。為了讓周雨瑩回頭,田曉堂三番五次規勸,甚至說出“你不悔改我就跟你離婚”的氣話,還和她分開睡了一段時間,可這些努力和激將法并沒有拉住她,她表面上答應得很好,其實卻在陽奉陰違,直到如今花掉2萬多買碼錢。田曉堂懊喪地想,看來她是要一條道走到黑了。他已經作了最大的努力,可謂仁至義盡,實在拿她沒辦法了。

   既然周雨瑩不思悔改,賭性難易,兩人在一起生活已變得很困難。田曉堂是個與打牌賭博從不沾邊的人,對好賭之徒天生反感,這也是他一直對周雨瑩玩牌賭碼反應格外強烈的原因。他沒法想象,自己能跟一個嗜賭如命的女人相安無事地待在一個屋檐下過日子。他想,只怕真要考慮離婚的問題了。

   想到離婚,他感覺心情越發沉重。一日夫妻還百日恩呢,何況兩人在一起過了十多年,豈是說離就離得了的?周雨瑩雖然好賭,但愛他倒是死心塌地的,哪會輕易同意離婚?可不離婚,讓他跟一個失去了理智的賭徒過日子,他又怎么過得下去?

   正坐在客廳里這么心煩意亂地想著,田曉堂聽見防盜門咔嚓一聲打開了,周雨瑩隨即跨了進來。

   周雨瑩看見田曉堂,打了聲招呼:“你回來啦?!?/p>   田曉堂沒搭理她,臉上毫無表情。

   周雨瑩放下坤包,一屁股坐到田曉堂身邊,有點疑惑地看了看他,這才注意到他手上捏著那個小巧的筆記本,臉色頓時大變,一下子傻在了那里。

   田曉堂冷冷地說:“這個筆記本,你不陌生吧?”

   周雨瑩瞥了一眼筆記本,目光躲躲閃閃的,嘴巴囁嚅著,也不知說了句什么。

   田曉堂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盡量讓語氣平和些:“這小本子上記著什么,你很清楚。你干的一些事,已讓我再也無法忍受了。我上次就和你說過,如果你始終油鹽不進,我是不會跟你過下去的。我已在考慮,我們的婚姻還要不要維持下去。這個問題,你也好好想一想吧。如果你真在乎這個家,就請你痛下決心,遠離賭碼;如果你覺得賭癮實在戒不掉,那我們就只有分道揚鑣了?!?/p>   周雨瑩耷拉著腦袋,沉默不語。

   見她這副模樣,田曉堂暗想,如果她現在能夠認識到自己錯了,并痛改前非,他還是歡迎的。他并不想走到離婚那一步。只是,周雨瑩已經陷得太深了,她有抽身而退的可能嗎?

   田曉堂嘆了一口氣,不再理睬周雨瑩,起身去衛生間洗了洗,就進書房睡了。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洪荒小說
  3. 推理小說
  4. 吸血鬼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官路十八彎3或者回復書號9698 閱讀全文

×
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