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學 > 官場 > 錦繡官途

更新時間:2021-10-28 09:33:08

錦繡官途

錦繡官途 楊柳風 著

連載中 洪文波白溶溶 空間小說 浪漫小說 王妃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

獨家新書《錦繡官途》由知名作者楊柳風傾心創作的一本官場風格的小說,文中主角是洪文波白溶溶,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洪文波下放到嶺南特區掛職,卻時來運轉遇到了貴人。從領導的左膀右臂,一路不斷升遷,攀上一個又一個權力的高峰。與此同時,桃花連連綻放,財富滾滾而來,從前夢寐以求都求不到的東西,如今招手即來。然而,就在權力讓他盡享人生得意的時候,愛情變節了,友情失真了,親情割裂了,一夢醒來,危機四伏,錦繡官途不過就是一場裸奔的夢魘。

精彩章節試讀:

沒有人喜歡火車站的氛圍。到處亂哄哄,人頭攢動,熙來攘往,接站的人翹首以盼,送行的百感交集,每一個角落,都濃縮著不同的悲歡離合。

就在此時此刻,一對青年情侶相互依偎著擠進北京站,就像兩條小魚,淹沒在大海之中,他們就是這個故事的主人公。

男青年名叫洪文波,瘦高個子,梳著90年代初期正統青年比較流行的一邊倒發型,穿了一件沒有牌子的白色T恤衫,灰色運動褲,腳下一雙旅游鞋,雖然臉上的表情有些憂郁,但人顯得還蠻有精神。

緊挽著洪文波的胳膊,頭靠在他肩膀上不停流眼淚的女孩叫白溶溶,是她的女友。她上身緊貼著洪文波,就好像粘在他身上一樣,雙手纏繞在他腰間,死死抓住他的衣褶,生怕手一松,他就會消失掉。

他們從大學三年級戀愛,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本來正是如膠似漆的時候,卻不得不經歷一次很可能會長達三年的離別。

洪文波摟著白溶溶的肩膀,不停地給她擦眼淚:“別哭了,不是說好了嘛,你要笑著送我,你哭成這樣,我怎么放心?!?/p>

“我要笑著送你,讓你想我的時候也開開心心的?!边@是前天晚上她在床上對他說的悄悄話。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她不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再留上三年,她想在他臨走之前,讓他們的身體融合在一起。

第一次的經歷都有些手忙腳亂,但她還是整整興奮了一夜。

或許是因為太緊張而忽略了身體的感受,她并沒有感覺到特別的痛楚,也沒有體會到那種夸張的銷魂感受,為真摯的愛情而獻身,反而讓身體的感受變得平淡無奇。

到了昨天晚上,他們才體驗到融合在一起是何等美妙,原來愛情還能如此美妙,遠不止花前月下,那種如醉如狂的體驗結束之后,白溶溶忽然有一種想抱住洪文波大哭的沖動,禁果的滋味越是甘美,將到來的分別就顯得更加苦澀。

一夜的時間很短,白溶溶含著眼淚和洪文波一次又一次溫存,似乎只有在幾乎瘋狂的瀕死體驗中,在肉體和情感的激蕩之中,才能放緩時間的漂移速度。

然而,當分別的時候真的到來的那一刻,白溶溶就也忍不住了,哇地一聲哭出來。

洪文波趕緊放下箱子和背包,心疼地把她抱在懷里,而他自己的眼眶里,也早就充滿了淚水。

雖然火車站里并不缺少種種纏綿的離別,但像洪文波和白溶溶如此動情卻也十分罕見。

洪文波文質彬彬,一身書卷氣,白溶溶梨花帶雨,嬌小柔弱,一對金童玉女般的情侶在蕓蕓眾生當中顯得卓爾不群。

離開車還有五分鐘,洪文波捧起白溶溶的臉,強忍著自己的眼淚,哄著她說:“溶溶,你回去吧,別等開車了,咱們不是說好了嘛?”

事先說好了什么,現在發生了什么,白溶溶都拋到了腦后,她就那么緊緊地抱著洪文波,又把臉緊緊地貼到他胸前,纖柔的肩膀隨著抽泣不停地抖動。

他們是大學同學,郎才女貌,天生地造的一對兒。畢業之后,兩個人都順利留京,白溶溶分到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洪文波分到商業部機關。雖然工作以后不能像在學校那樣,每天花前月下,但一周也總能見面兩三次。

白溶溶是文化單位,經常有各種內部電影、專場演出票。

洪文波所在的部機關,每周都會發放各種福利,柴米油鹽,煙酒糖茶,日用百貨,無所不發,像他們這樣住集體宿舍的單身漢根本用不完、吃不了。

每到周末,兩人燉一只雞,燒一條魚,吃飽喝足了,打輛面的去看演出,小日子過得滋滋潤潤,讓那些分到基層的苦逼同學羨慕不已。

無憂無慮的日子過了一年多,各大部委忽然要選派一批干部到特區掛職,既是支援特區建設的具體舉措,又是鍛煉干部,在一線工作中培養、發現一批人才。

處級以上的領導干部由組織部擇憂選派,都是年富力強、重點培養的對象,他們掛職鍛煉,實際也是為了增加履歷,為今后提拔打基礎,因此,很多人要托關系來爭取掛職指標,特別是一些閑職官員,更是積極爭取,希望通過掛職,能從閑職轉為正差,重新點亮自己的仕途。

對于普通機關干部來說,情況就不同了,雖然不能說掛職沒有吸引力,但是,有人拖家帶口,家里離不開,還有人馬山要提職,他們擔心,一旦去了特區,位子馬上被人占了,失去的機會可能就永遠失去了。因此,多數人都千方百計走門路,不想被發配到嶺南。

洪文波所在的綜合四處,一共六個人,一正二副三位處長,都是業務骨干,都有大領導提攜,除了往上升職,基本都不動。另外一位副處級調研員王大姐,丈夫是在計委工作,除非讓她升司局長,哪里都不去。還有一位30出頭的彭建設,那是處里重點培養的骨干,也是處里唯一的骨干,他要是離開了,三位處長連個使喚人都沒有了,因此,即使組織部點名要他,處里也不會放人。

于是,派給綜合四處的指標不偏不倚就落到了洪文波的頭上。

“小洪同志,你工作一年多了,進步很快,人也很踏實,聽說很喜歡學習,很好啊。這次選派優秀青年干部到特區掛職,組織上考慮給你一個鍛煉的機會。年青人,到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去接受鍛煉和考驗,將來就是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啊?!?/p>

組織部干部二處的孫處長就像面對一位老相識,語氣很親切,態度和藹,卻沒有一點回旋余地。

組織上給他兩天考慮的時間,但洪文波只用了一宿就決定服從組織安排。

洪文波想得很清楚,擺在他面前的不是二選一的題,而是一條單行道,只能向前走,禁止掉頭,不許轉彎,只通往嶺南。

“感謝領導和組織的信任,我服從組織安排,愿意到特區鍛煉?!?/p>

洪文波的表態簡單而明確,超出了組織部門的預期,他成為部機關里第一個確定的外派干部人選,受到了機關黨委的表揚。

孫處長說,會把他這種自覺服從組織分配的積極態度記錄到人事檔案中,作為干部考核的一條評價。

部長也在歡送大會上提到了他的名字:“我們有一位年輕同志,名字叫洪文波,組織上給他三天時間考慮,第二天他就決定了,堅決服從組織分配。同志們,這就是覺悟,高度的政治覺悟。洪文波同志參加工作剛剛一年多,他就有這樣的覺悟,說明他理想信念堅定,我這個有40年黨齡的老同志都對他十分的敬佩。同志們,到特區去工作,去改革開放的最前沿,這是黨的要求,是人民的需要,是事業的需要。有些人講價錢,提條件,甚至無理取鬧,與洪文波同志相比,難道不感到慚愧嗎?讓我說,洪文波同志,就是新時代的黃繼光,新時代的董存瑞,是這個時代的英雄兒女?!?/p>

一番慷慨激昂的講話之后,洪文波被授予了“青年黨員標兵”的稱號。

“各位旅客請注意,開往廣州的36次列車馬上就要開車了......”

洪文波很用力才掰開了白溶溶的手:“溶溶,我得上車了,車馬上就要開了?!?/p>

白溶溶已經哭得淚眼模糊,無助地望著洪文波登上列車,渾身顫抖得就像風中的弱柳。

列車開動了,緩慢而沉重,白溶溶跟著列車向前跑,不停地揮著手,頭發凌亂了,眼淚也流到了耳根。

“文波,你寫信來......”

跑了十幾步,白溶溶感覺再也沒有力氣了,腳下一軟,癱坐在站臺上,眼睜睜地看著火車把洪文波帶走了。

洪文波眼看著白溶溶的身影越來越小,隨著車頭向南一拐,東便門的角樓也被甩到了后面,整座城市都變得模糊了。再見了,溶溶!再見了,北京!

車廂里漸漸平靜下來,昏沉的燈光讓空氣顯得更加污濁。

洪文波是中鋪,他還不想窩進那個狹窄夾縫里,就坐在過道的彈簧凳上抽煙,一會兒看看窗外濃重的夜色,一會認真地盯著煙頭的紅光,腦子里仍然不斷閃現出白溶溶癱坐在站臺上的那一幕,偶爾也會聯想到像夜幕一樣不可知的將來。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三年前還在學校里書生意氣,他和白溶溶約會的時候,兩人并排而行,中間相隔一尺遠......如今,他們因為要分別三年,雖然心里有千般難舍,雖然身體已經有過交融,但是,誰知道三年之后又會怎么樣呢?三年,所有的事情都會改變,。

“對不起,能麻煩你別抽煙了嗎?有點嗆人?!毕落伒墓媚锩鎺敢獾乜粗槲牟?。

她長得很好看,烏亮的眼睛,卷花的劉海兒,長發在腦后扎成馬尾,看上去十分干練。

洪文波趕緊把煙掐滅,說了聲:“對不起?!?/p>

姑娘笑了一下:“是我該說對不起?!彼闷鹨黄靠蓸?,起身兩步,離洪文波近了些:“請你喝一杯可樂吧?!?/p>

洪文波忙擺手婉拒:“謝謝,我不太喝可樂,都是糖水?!?/p>

姑娘笑了,拉開拉環,喝了一口:“補充點糖吧,這么長的旅途太乏味了?!?/p>

對面姑娘對面下鋪的一位長者呵呵一笑,也插言道:“他抽煙是打發無聊,你喝可樂是排遣乏味?!?/p>

洪文波見長者頗為面善,就問道:“您常出門旅行吧?”

長者點點頭:“人生就是一次長途旅行啊,大家都在旅行。人生這個旅途才真是無聊,不如意事常八九,所以古人就說:不作無聊之事,何以了此有涯之生?!?/p>

姑娘看著長者說:“太消極了吧?”

長者看了她一眼:“你看這一車人,不遠千里而來,不懼千里而往,都是因為無聊。不作無聊之事,當下就無事了,哪還用長途旅行呢?”

洪文波點點頭:“您說的是禪理啊?!?/p>

長者轉過頭看看洪文波,和善地說:“年輕人懂禪理,不簡單。不過,從你的面相看,恐怕也要做幾年無聊的事啊?!?/p>

“您會看相?那您給我看看吧?”姑娘很好奇,坐回自己的鋪位,正面對著長者,洪文波正好看到她的側影。

懸膽一般的鼻子,尖尖的下巴頦,頎長的脖頸,峰巒疊蕩的曲線,天生的一個美人,處處透出一種魅力。

長者哈哈一笑:“你不用看,天生福相?!?/p>

“您怎么看出來呢?”姑娘睜大了眼睛連連追問。

“你上車的時候有三個人送行,大包小包都有人拿,你只管往這里一坐,這還不是有福嗎?”

長者拿起空茶杯去接開水。

姑娘對洪文波說:“這老頭挺神的哈!”

“嗯,挺能說的?!焙槲牟S口附和。

“你是出差嗎?去那里???”

“算是出差吧,去特區掛職三年?!焙槲牟ǖ鼗卮?。

“三年?天??!你不怕女朋友讓人拐跑了?”她調皮地歪著頭,看著他笑笑:“也說不定你被別人拐跑了?!?/p>

洪文波笑了一下,沒說話。

“還難受呢?剛才看到你們那個分別的樣子,我都有點受不了。一個女孩子哭成那樣,還是大庭廣眾之下,可見她對你感情有多好?!?/p>

洪文波輕嘆了一聲:“就是不放心她,她比較內向,不夠堅強?!?/p>

姑娘嘴角掛了一絲冷笑:“你還不是很了解女孩子,我們一般都比看上去要堅強得多?!彼闷鹈砗脱谰?,就像對一個很熟的朋友一樣說:“你看著東西,我去洗臉?!?/p>

洪文波點點頭,看著她朝車廂另一頭的盥洗間走。

她身材高挑,腰身苗條,修長勻稱的小腿完美無缺,絕對是那種讓人看了一眼就想一直盯著看的魔鬼身材。

長者回到鋪位上,斜靠著身子,跟洪文波聊起來:“年青人,做什么工作?”

洪文波答道:“在機關?!?/p>

長者又望了他一眼:“嗯,很穩重,話不多,應該這樣??追蜃诱f,為政之道就是少說、慎行,少言則寡尤,慎行則寡悔,為政之道就在其中啊?!闭f完,他整整枕頭,和衣睡下了。

洪文波看看表,十點半了。轉頭看看外面,夜色沉沉,什么都看不到,讓他聯想到一個詞——前途未卜。

姑娘洗漱回來,對洪文波說:“水特別小,一會兒恐怕就沒了?!?/p>

洪文波答應了一聲,也拿了毛巾牙刷去洗漱。

等他回來的時候,下鋪的姑娘正坐在鋪位上看書,閱讀燈從斜后方向前投射,逆光的效果就像給她的頭上戴了光環,簡直美若仙子。她腿上蓋著毯子,卻露出兩只童話里的灰姑娘一般精巧的腳尖,紅艷的指甲在昏暗的車廂里仍然無比耀眼,晃得洪文波有些心不守舍,忍不住偷偷瞄了好幾眼,匆忙爬進中鋪的格子里。

躺下之后,剛剛閉上眼,滿腦子里不斷閃現著哭成淚人的白溶溶,還有下鋪姑娘頭上的光暈,以及她那雙涂著紅艷指甲的足尖。

洪文波的心緒飄到了下鋪,好像能聽到她翻書頁的聲音,還有她均勻的呼吸。

她看上去好像成熟一些,好像年齡也比他大幾歲,但人真的很漂亮,而且很大方開朗,是一種充滿活力的美感,跟溶溶的嬌柔完全不同。

念頭又回到了溶溶。今天一別,什么時候再見?元旦只有一天假,春節只有三天,飛機票那么貴,火車這么慢,真的是相見時難,她會不會變心?會不會真的被人拐跑?機關里道德敗壞的人很多,專門勾引涉世未深的年輕女孩,大學同學去年就有遭到插足而分手的了。

“你跟溶溶怎么辦?三年不在一起,你們的關系能維持嗎?”母親最擔心的也是他跟溶溶的關系。

當初他們戀愛的時候,她就都不太同意,理由有點老套,溶溶是江南人,生活習慣不同,太嬌氣,不是過日子的人,完全不符合母親對兒媳婦的要求。

“咔噠”。下鋪的閱讀燈熄滅了,車廂里變得更加昏暗

她也休息了吧?能跟這么漂亮的女孩同路南下也算是很幸運了,她好像對自己有點好感,明天可以找機會相互認識一下,漂亮姑娘不能當面錯過,問問她的名字,說不定還有機會聯系。

洪文波躺在那里翻了個身,感覺腰部有些酸。

這兩天他太消耗了,直到出門之前才從床上下來,也難怪溶溶在站臺上會癱倒在地,他都現在還有點輕飄飄的感覺,難怪老人們常說,年輕的小兩口不能把那種事當吃飯一樣,一日三餐可不行。不過,以后想把那事當飯吃也不行了,只能自力更生了。

一陣睏意襲來,洪文波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浪漫小說
  3. 王妃小說
  4. 男扮女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亚洲国产精品综合久久网络